7755位用户,发布了15123篇文章,产生了480条评论!欢迎新会员:sunshine11sun

你可以注册一个帐号,并以此登录,以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邻居 46-76

address

address发表于2848天 8小时 32分钟前 来源:www.ermorr.com
 您现在正在浏览:首页 » 文学投稿

女王推荐 QQ号列表
暴力QQ 595846453 母子调教 制服诱惑







魔女S qq 1066364325 丝袜高跟指挥
广告招商,在网站管理栏目留言
“妈奴女不是这个意思奴女是说她嘴都……奴女给妈清理后庭吧……”
  甘露意识到自己失言,忙讨好说。童艳刚才这一耳光是穿着拖鞋抽她的,打得她脸火辣辣的。
  
  “哼你那嘴刚才和信义接吻了就干净?用你的奶水给我洗屁股!”
  童艳娇声斥道。
  
  “还不让开蠢货?”
  筱凝“啪”在秀秀脑袋上抽了一掌骂道。
  
  盟盟已经跪到童艳的身后准备给舔屁眼了。童艳在家屙屎,一般不是朋朋给她舔就是盟盟给她舔
屁眼。
  
  甘露乖乖地跪到童艳的身后曲腿稍稍站起来点,捧着她的两个乳房给往童艳肛门处挤奶。盟盟在
下面连忙伸出舌头舔着童艳屁眼,把屎渣连同甘露的奶水吃下。
  
  
  秀秀从女皇娘娘家里出来,还是有些害怕的,因为她没给爸爸带回女皇娘娘的仙屎而是都叫她自
己吃了。
  
  果然象女皇娘娘说的,爸爸非但没有打她,反而还表扬了她,问她一天都没吃饭了饿不饿,给她
买了两个面包,叫她明天下午放学后还去女皇娘娘家去给女皇娘娘接屎,并求女皇娘娘让她给爸爸带
回一些来。
  
  秀秀使劲点点头。
  
  
  邻居(七十)
  一连十几天,曹彬都不理李新,在单位和李新也不说话。李新一直担心曹彬吃不到童艳的屎会不
会馋出病来,她真后悔去找童艳说那些话,她老公不就是喜欢吃童艳的屎嘛这又有什么?而且一个星
期也就吃上那么两三次。说实在的,童艳的屎简直就是他们夫妻感情的润和剂,回想他们夫妻两个一
起吃童艳的香屎时,品评着童艳的屎如何香,探讨着怎样烹制童艳的屎好吃,那情景很温馨、很和谐。
现在呢,全被她愚蠢地给破坏了!
  
  这些天李新不能为曹彬洗衣服、做饭,不能给曹彬端洗脚水洗脚,听不到曹彬对她的呵斥,感觉
到生活就象失去了阳光,一点劲都没有!特别是她心里老在惦记着曹彬这猛断了童艳的屎,别再精神
受什么刺激,他可是好不容易才从邢娜娜那场变故中解脱出来!人家童艳大美女局长是多么地娇贵呀,
屙屎都不用自己费力气有养女用嘴给往出吸,用养女的舌头当揩屁股纸,我要是这么漂亮又当局长,
也会这么做的。人家童艳香屎可不是没人吃的,不但不厌恶她老公,还肯把屎赏给她老公吃,她真该
要感谢人家童艳呢!
  
  李新是越想越感到后悔越想越害怕呀:曹彬可能会因为这件事真的打定主意跟她离婚,最关键的
是她怕她老公因吃不到童艳的屎而憋出啥病来!
  
  然而李新这些天并没见曹彬精神上有什么萎靡不振的样子,反而好像挺开心。难道老公真的戒童
艳的屎了?不可能!肯定是她老公又通过什么人求到童艳的香屎了。这两天李新听跟她住在一个房间
的阿姨偷偷跟她讲:两三个月前刚招进孤儿院的阿姨芊芊,听说给那童局长舔了几年屁眼,才被照顾
招进孤儿院的,现在还当了小组长。难道是芊芊给她老公求的屎?芊芊虽然不漂亮可是年轻,她老公
该不会因为有共同兴趣而和芊芊……李新开始胡思乱想。
  
  李新偷偷地去找女儿秀秀问这十几天曹彬的情况,秀秀便把她为爸爸向女皇娘娘求仙屎的事都如
实地说了。李新本来已经决定向童艳投降去给童艳认个错,替曹彬向童艳求屎将功赎罪以求得老公原
谅,没想到却被这秀秀给破坏了。李新是又恨又气呀,没等秀秀说完便“啪”地一个大嘴巴把秀秀打
得身子直转圈,脸上清晰地印上手掌印,嘴角往外流血呀!
  
  “好啊你打我?看我不告诉女皇娘娘和我爸爸!”
  秀秀捂着脸恨恨道。
  
  秀秀通过这些日子去给女皇娘娘接屎舔屁眼,爸爸对她好了许多,甚至有些巴结她呢。秀秀突然
发现女皇娘娘是她保护神,所以妈妈打她,从不敢反抗的她说出那样狠话来。
  
  秀秀的反常反应令李新始料不及,愣在那好半天,扬起的手再没赶落下来。秀秀狠狠地瞪了李新
两眼,捂着脸转身跑开。
  
  李新猛情形过来,追上去拉住秀秀的手低三下四地哀求陪不是,说自己打错了要秀秀别记恨,拉
秀秀去商场给买衣服。秀秀其实早已被李新打惯了,李新向她认错她还真是不适应,听妈妈要给她买
新衣服,也就不计较刚才挨那下打了,这要是在以前,挨妈妈打嘴巴子根本不算什么!
  
  
  “童局长菩萨奶奶您救救贱婢吧……”
  李新又去局机关见童艳,进了童艳办公室就给童艳跪下磕头。
  
  “瞧你这样怎么啦?嘿你什么时候成了我的奴婢啦?”
  童艳猜到李新是干什么来的。
  
  这次童艳脚下躺着两个人,一个是李新上次就看到过的那个帅气的男孩,一个就是秘书章挚,两
人正把童艳的脚丫捧在嘴上舔的不亦乐乎,李新进来,他们只看了李新一眼口舌却不停顿地侍奉着童
艳的脚丫子。
  
  “菩萨奶奶呀,您看贱婢够贱吗?贱婢命中注定就是您的奴婢啊!”
  李新捧起童艳放在地上的两只高跟鞋便舔,把脱在高跟鞋里的丝袜叼入口中就吮嘬呀。李新才发
现童艳的脚这么臭,可她顾不得这些了。
  
  “你贱不贱我怎么知道呀?要我说嘛,你还是挺有骨气的!”
  童艳有意调侃李新。
  
  “女皇局长,贱婢前些日子犯混脑袋进水了,跑到您这来乱放了通臭屁!您大人不记我这贱人过。
其实每次贱婢都是和贱婢的老公一起吃您的仙屎香屎美屎的,这些天贱婢没吃女皇娘娘的仙屎,浑身
犯痛吃不香睡不着啊,贱婢现在老做恶梦快要死啦,求菩萨奶奶救救贱婢吧,求您再让贱婢和贱婢的
老公吃您的仙屎吧不然贱婢活不下去了啊……”
  李新是尽可能表现得下贱又是“局长”又是“娘娘”又是“奶奶”地哀求。
  
  “吆,这么说你还是真挺下贱的呢。不过听你的意思,好像我要不给你屎吃,你死了还是我的责
任啦?”
  童艳轻蔑地看着李新道。
  
  “不不,贱婢死了是该死!只是贱婢好想活着,供女皇奶奶作践着玩。女皇奶奶您就可怜可怜贱
婢,把您那金贵的仙屎赏给贱婢点救贱婢一命吧!”
  李新横下心,头“嘭嘭嘭嘭”地使劲在地板上磕。
  
  李新也不知磕了多少个头,额头都渗出血珠,童艳才叫她停住。
  
  “好啦好啦别再磕了。我就赏给你屎吃。你说我的屎美,是不比你脸还美呀?”
  童艳冲李新笑道。
  
  “贱婢谢谢女皇奶奶啦!女皇奶奶的仙屎就象鲜花般美丽又喷香,而贱婢的脸就象烂抹布,怎么
能跟女皇奶奶的屎相提并论啊!”
  李新媚笑着,心里一阵轻松,认为自己在童艳这样大美人面前犯贱不丢人!说实话自己就是给人
家童艳提鞋都不配!
  
  “哈哈做抹布倒是有点可惜了,给我做屁垫还挺合适。”
  童艳开心地大笑。
  
  “是是!贱婢太感荣幸啦!女皇奶奶,请您现在就坐到贱婢脸上吧!”
  李新满脸媚相地恳求。
  
  “我想坐的时候再说吧。你就是为吃我的屎来找我?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童艳为征服了李新而十分开心。
  
  “女皇奶奶……由于上次贱婢犯浑,贱婢的老公还在怪罪贱婢……求女皇奶奶帮贱婢说说,贱
婢……”
  李新见童艳下了逐客令,忙把真实要求说出来。
  
  “好啦我知道啦。”童艳不再搭理那李新,两只脚丫“啪啪、啪啪”扇了章挚和那男孩各两个嘴
巴娇嗔道:“你们两个小东西又在偷懒,不好好给老娘舔脚丫子是不是?”
  
  章挚和那男孩幸福而谄媚地更加温柔地舔舐着童艳美丽的脚丫儿。
  
  李新悄悄地退着爬出去,心里好凄凉,老天实在太不公平,童艳美的连脚丫子都那么让男人崇拜
啊!
  
  
  童艳觉得这李新着实有些可恨,她老公曹彬吃那个什么邢娜娜的屎时,她吭都不敢吭一声,还天
天替老公去取屎;而曹彬吃她的屎,这李新竟敢找到她门上来,这岂不是认为她好欺负么?看来不给
这丑母狗点厉害瞧瞧是不行!哼你还想让我替你跟你老公说情?美死你!
  
  
  这天邛芬在童艳的办公室正擦地板。童艳给那曹彬打了个电话。
  
  “屎奴,过一个小时到姑奶奶这儿来一趟。恩……秀秀正上学呢是吧?”
  童艳之所以让秀秀也来,就是想通过秀秀的嘴让李新知道今天的事。
  
  那头曹彬一听是童艳召唤她,激动得差点电话没掉地上。放下电话他就跑去学校找秀秀。
  
  “邛芬呀你吃我的香屎也有两年了,我的香屎难道真的就那么香那么好吃吗?”
  童艳放下电话问邛芬道。
  
  邛芬停下抬头望着童艳,不知童艳为何突然问起这事来?她吃童艳的屎早已经都习惯了,这是她
能够在清洁工这个位置上继续干下去的保证,而且她认为,虽然女儿芊芊也不得不给这童艳舔屁眼儿,
可童艳对她女儿也算很照顾,给安排到孤儿院当了阿姨,虽然工资不高,可吃穿都免费的,工作又清
闲,而且还是正式职工,给童艳屁眼舔得值得!人家章挚还是个大学生,还有那黎慧长得也比她家芊
芊要漂亮呢,不都给童艳舔屁眼?人家童局长高贵呀!
  
  邛芬猛然想到这些日子局机关的人又都在偷偷议论裁员的事,莫不是童局长嫌她老了要裁掉她?
吓得她忙给童艳磕头哀求:“局长奶奶,奴婢吃您的香屎永远都吃不够!您的香屎是仙物,自打奴婢
还有奴婢的女儿吃您的香屎后,奴婢和奴婢的女儿就很少得病了!奴婢是一天不吃您的仙屎就想得慌
呀!因为他们都抢着吃您的香屎,奴婢自知低贱能吃到您的香屎太幸运了所以不敢跟他们争!局长姑
奶奶您是不嫌奴婢年龄大了呀?奴婢今年刚过四十五岁……要不让奴婢的女儿来接替奴婢伺候您屙
屎……”
  
  “呵呵看你紧张成这样儿!你和芊芊都很听话,我还没想到要裁你们母女。”童艳看着邛芬笑道:
“我倒真觉得我的屎有仙气呢,看你吃我屎吃的,竟越来越年轻了。你家芊芊也是,舔我屁眼舔得越
长越耐看了。”
  
  “局长奶奶,奴婢和奴婢女儿芊芊,希望能吃您的香屎吃一辈子!局长奶奶的香屎就是奴婢母女
的命根子啊!”
  邛芬不住地给童艳磕头。
  
  邛芬这两年在民政局机关里当清洁工,其实就只负责打扫童艳办公室的卫生,这哪里是清洁工简
直该叫做“清闲工”了,女儿芊芊在没上班时,给童艳当使唤丫头,吃穿都是童艳包了,她们母女俩
衣食不愁的,也不用担心受什么人的欺负,你说她邛芬能不养得滋润吗?皮肤也白了(在办公室呆的),
身子也丰腴了脸上皱纹也消失了(心情轻松开朗呀);芊芊则由十七八岁长到如今二十,俗话说女大
十八变越变越好看,芊芊纵使不是那么漂亮,可也是水灵灵的大姑娘啦。这一切都是她邛芬和女儿童
艳的香屎舔童艳的屁眼才有的,邛芬倒宁愿相信这是因为童艳的香屎有仙气,这样她心理更平衡些!
  
  “叫芊芊过来,等会那曹大夫要来吃我的屎,我要给他来个‘裸体盛’。”
  童艳轻踢着邛芬的头吩咐道。
  
  邛芬不知道啥叫“裸体盛”,但知道裸体是啥意思。邛芬愿意让女儿伺候童艳,可不愿意让男人
随便占女儿的身子。然而童艳的话是不能违抗的,她马上爬起来给女儿打了电话。
  
  “等会曹彬和芊芊过来,就让他们进来,其他人一律说我不在,没什么急事不许打搅我。”童艳
打开桌上呼叫器吩咐外面的章挚和黎慧,然后叫邛芬:“你把衣服都脱了吧。”
  
  邛芬顺从地把衣服脱得光光的。

关注用户

    最近还没有登录用户关注过这篇文章…
上一篇:邻居 46-76
下一篇:邻居 46-76
暂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评论权限,请先登录